金刚蛮兽身

经典语录 admin 浏览

小编:金刚蛮兽身 金刚蛮兽身,是一种在武者中流传极广的灵级下品武技,通过不断吞饮蛮兽的鲜血,锤炼自己的肉身,从而使武技变得越来越强。 一旦修炼到巅峰境界,甚至能够爆发出灵

金刚蛮兽身
 
    金刚蛮兽身,是一种在武者中流传极广的灵级下品武技,通过不断吞饮蛮兽的鲜血,锤炼自己的肉身,从而使武技变得越来越强。
 
    一旦修炼到巅峰境界,甚至能够爆发出灵级中品武技的威力。
 
    镇灵郡主就已经将“金刚蛮兽身”,修炼到巅峰境界,在肉身体质上面,比四阶蛮兽都要强大几分。
 
    “轰!”
 
    镇灵郡主的皮肤变成金色,眉心出现一粒金色光点,那是气海的光芒。
 
    她的体内散发出恐怖的武道气息,一脚踩在地面,踩出一个大坑,猛然冲了出去。
 
    “烈焰金刚。”
 
    一拳打出去,击在沉渊古剑上去,将张若尘打得向后爆退。
 
    张若尘感觉自己就像是被一座金属铁山撞击了一下,全身真气翻腾,双臂疼痛欲裂,退到数十米之外,才勉强稳住脚步:“一个女子都能将金刚蛮兽身修炼到巅峰境界,真是不可思议!”
 
    拳力十分强大,仅仅只是一击,就让张若尘受了不轻的内伤。
 
    还没等张若尘想到应对的策略,镇灵郡主再次出手,一个巨大的金色拳头,便又向张若尘的面门击了过来。
 
    这一拳,比先前那一拳,还要强大几分。
 
    凌厉的拳风,刺得张若尘的脸颊发疼,似乎皮肤都要被割开。
 
    张若尘立即使用空间扭曲的力量,避开那一只金色拳头,就在镇灵郡主还有些惊讶的时候,张若尘的身体一矮,一剑刺向镇灵郡主的胸前。
 
    “唰!”
 
    张若尘的这一招,快如流光,又是出其不意的出手,几乎只是一瞬间,就刺进镇灵郡主的衣服里面,进入血肉。
 
    镇灵郡主毕竟是天极境的强者,感知十分灵敏,就在张若尘一剑刺出去的时候,立即猛然后退。
 
    当她再次站定的时候,已经站定在距离张若尘三十丈之外的地方。
 
    胸口处,传来隐隐的疼痛。
 
    一滴滴鲜血,从金色的皮肤中逸散出来,将她身上的衣服浸红。
 
    幸好她的反应速度够快,所以,张若尘的剑只是刺入她的身体半寸深,就被她逃走。哪怕只是再慢一个刹那,她估计就已经死在张若尘的剑下。
 
    想到此处,镇灵郡主就浑身冒冷汗,收起轻视之心,看向张若尘的的眼神也变得慎重起来,道:“早就听说你的剑法造诣很高,今日一见,果然名不虚传,难怪半圣弟子都败给了你。只是我很好奇,你到底是使用了什么办法,居然可以避开我刚才那一圈,而且就连空间似乎都发生了扭曲?”
 
    若不是空间扭曲,她又把握,刚才那一拳就将张若尘镇杀。
 
    “因为我能控制空间。”张若尘淡然的道。
 
    “哼!就算是伟大的圣者,也不可能控制得了空间。”
 
    镇灵郡主根本不相信张若尘的话,双手捏拳,准备再次攻向张若尘。
 
    “嗯……”
 
    就在这时,一股疼痛,从胸口传来,使她体内的真气变得紊乱。伤口处,鲜血不断涌出。
 
    张若尘似乎看出镇灵郡主的状态不对,道:“我刚才那一剑,已经破掉了你的罩门。我劝你,最好还是立即离开这里,不要继续使用金刚蛮兽身,小心你的身体会四分五裂。”
 
    “大言不惭!你以为这样就能将本郡主吓退?”
 
    镇灵郡主忍住疼痛,继续强行催动真气。
 
    她的身体就像是被扎出一个针眼的气球,原本胸口只有一个细小的伤口,随着真气的催动,伤口变得越来越大,鲜血如注一般的淌出。
 
    就在镇灵郡主察觉到不妙,准备收回真气的时候,张若尘攻击了过来,一道剑光在她的眼前闪现。
 
    剑气,锐利得就像一道光梭,刺向她的喉咙。
 
    镇灵郡主的脸色大变,全身经脉凸显出来,一掌拍了出去,击向沉渊古剑的剑身。
 
    “哗!”
 
    张若尘的手腕一扭,将沉渊古剑转动了一下,原本的剑身,变成了剑锋。
 
    沉渊古剑何等锋利,镇灵郡主一掌击在剑锋上面,手掌直接从中指和食指之间裂开。
 
    “我的手!”
 
    镇灵郡主的嘴里发出一声惨叫,立即封住手臂的血脉,防止鲜血流失。
 
    她的右手算是废了!
 
    张若尘自然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,再次挥剑斩过去,一道道剑气相互汇聚,成为一片剑气潮水。
 
    “哗啦啦!”
 
    水浪般的声音响起,那是剑气在涌动。
 
    镇灵郡主伸出左手,在怀中一探,手臂一挥,再次将那一双金属手爪打了出去,抵挡张若尘的剑法攻势。
 
    与此同时,她不断后退,准备寻找机会逃走。
 
    先是被张若尘破掉罩门,又被张若尘废掉一只手臂,镇灵郡主就算有十成功力,也很难发挥出五成。
 
    若是再不逃走,说不定今天真的会阴沟里翻船。
 
    若是远距离的战斗,镇灵郡主的金属手爪的确很占优势。
 
    可是现在,张若尘离她是有三步的距离,在张若尘精妙的剑法攻击之下,金属手爪的力量根本发挥不出来。
 
    “啪!”
 
    沉渊古剑斩在连接金属手爪的链子上面,只是一剑,就将铁链斩断,两只金属手爪不受镇灵公主的控制,飞了出去,掉落在雪地上。
 
    “可恶!我乃是天极境中期的武道神话,怎么可能败给你一个地极境的小辈?”
 
    镇灵郡主怒吼一声,一拳打在地面,一股狂涌的真气以她的拳头为中心,向张若尘涌了过去。
 
    地面,猛烈一震。
 
    张若尘只感觉一股强大的力量,从双脚传来,直接将他震飞出去。
 
    就在张若尘飞出去的时候,立即施展出剑心通明的剑道境界,将沉渊古剑打了出去。
 
    “噗嗤!”
 
    沉渊古剑就像是化为一道流光,飞出数十丈的距离,直接穿透镇灵郡主的胸膛。
 
    强大的剑气,从剑体中传出,将镇灵郡主的身体撕碎,裂成两半,向着两个不同的方向飞去。
 
    沉渊古剑在空中飞行了一圈,重新落入张若尘的手中。
 
    “咳咳!”
 
    张若尘以剑撑地,嘴里流出一丝血液,受了不轻的内伤。
 
    其实,在镇灵郡主施展出金刚蛮兽身打出第一拳的时候,就已经将张若尘击伤。
 
    幸好张若尘施展出空间扭曲的力量,借住高明的剑法,破去了镇灵郡主的金刚蛮兽身,要不然的话,谁生谁死还说不准。
 
    “天极境的高手果然很难对付,幸好修炼出了空间领域,要不然的话,面对上她那种级别的强者,根本没有取胜的可能。”
 
    地极境小极位的武者击杀天极境中期的武道神话,武道修为差距太大,就算传出去,估计也没有人会信。但是,张若尘却做到了!
 
    距离张若尘和镇灵郡主战斗的地方大概两百里之外,韩湫已经被霍景城擒住。
 
    在霍景城和镇灵郡主动手之前,他们就已经选好自己的对手,霍景城当时选择的对手是韩湫,镇灵郡主选择的对手是张若尘。
 
    一旦将两人拿下,他们就到这里聚合。
 
    “镇灵怎么还没赶来,不会出什么意外了?”霍景城飘在半空,就像一只面目狰狞的幽灵,目光眺望着远处。
 
    韩湫全身经脉都被霍景城封住,站在一棵直径足有一米粗的古木下面,浑身动弹不得。
 
    在她身旁的树干上,缠着一条十多米长的青鳞线蛇,只有手指粗线,长着青色的鳞片,远远望去,就像是树上的一根藤蔓。
 
    韩湫有些忌讳的盯了青鳞线蛇一眼,小心翼翼的道:“霍师叔,我劝你还是赶去看一看为好,说不定镇灵师叔已经死在了我的那一位朋友的手中。”
 
    “不可能。”
 
    霍景城转过身,狠狠的瞪了韩湫一眼,冷哼一声:“镇灵的实力不在我之下,张若尘那小子怎么可能是她的对手?”
 
    韩湫笑道:“师叔确定,那人就是张若尘?”
 
    “你难道真的不知道他的身份?”
 
    “我和张若尘又不是很熟,为何会知道他的身份?”
 
    霍景城似信非信的看了韩湫一眼,道:“张若尘在霖安县城杀死了毒蛛商会的华名公、毒蛛少主,又夺走一艘红蛛巨舰,杀死了穆青。一日之间,连杀三位武道神话级别的高手,早就已经成长到顶尖高手之列。离开霖安县城之后,他就赶去了大石城。你们不就是在大石城杀死了镇军侯,夺走了穆青府上的账簿?”
 
    “难怪他知道穆青府邸的地底密室里面有一本账簿,原来穆青早就已经死在他的手中。”
 
    韩湫恍然大悟,虽然心中十分震动,可是脸上却表现的波澜不惊,反而笑了起来,道:“既然霍师叔都知道他在一日之间,连杀三位武道神话级别的高手,要杀死镇灵郡主,也不是没有可能?”
 
    听到韩湫的话,霍景城的表情果然变得凝重了几分,难道张若尘那小子真的十分厉害,已经成长到可以和镇灵抗衡的地步?
 
    韩湫趁热打铁,继续道:“霍师叔,账簿可没在我的身上,万一张若尘已经杀死镇灵郡主,逃回天魔武城。到时候,就什么都晚了!”
 
    “哼!丫头,你以为引开师叔,就能逃走?别做梦了!就算我离开,青鳞线蛇也会留下来看守你。”
 
    霍景城向青鳞线蛇下了一道命令,阴冷的道:“若是她想逃走,立即杀了她。”
 
    缠绕在树干上的青鳞线蛇吐了吐猩红蛇信,嘴里发出“嘶嘶”的声音,三角形的头颅轻轻的点了点。
 
    霍景城立即飞了出去,向着张若尘和镇灵郡主战场的方向赶去。

当前网址:http://saphirea.com/a/jingdianyulu/20180220/2.html

 
你可能喜欢的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