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早就应该信任我了

职场励志 admin 浏览

小编:随着张若尘的一声命令,两人同时收剑停了下来。 左边的九个人影,重叠在一起,形成张若尘的身体。 右边的九个人,重叠在一起,凝聚成韩湫的身体。 韩湫正沉浸在阵法的玄妙之中

随着张若尘的一声命令,两人同时收剑停了下来。
 
    左边的九个人影,重叠在一起,形成张若尘的身体。
 
    右边的九个人,重叠在一起,凝聚成韩湫的身体。
 
    韩湫正沉浸在阵法的玄妙之中,却突然被叫停,有些不解,道:“为何要停下来,刚才不是演练得很完美?”
 
    “完美?”
 
    张若尘道:“那也能叫完美?在演练剑阵的时候,我们之间根本没有默契,十八道人影的剑招一点都不连贯,两人的剑意无法沟通在一起,压根就没有形成阴阳两仪剑阵的真正形态,更别说调动天地灵气”
 
    韩湫有些不悦,道:“没有默契,难怪怪我?是你一直都没有将我当成朋友,一直都在防备着我。以你那样的心态,我们怎么能有默契?”
 
    “我就十分好奇,我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,甚至还多次向你示好。你为何会那么敌视我?”
 
    张若尘沉默了片刻,道:“我若是真的将你当成敌人,就不会出手救你。”
 
    “那是因为什么原因?难道是……张天圭的原因?”韩湫道。
 
    张若尘并不否认,道:“没错,以你的聪慧,应该明白我和张天圭已经是水火不容之势,将来必有一战。你是他的师妹,我怎能不防着你?”
 
    韩湫叹道:“在王城的时候,我就看出你们之间的关系有些不对劲,却没有想到已经达到如此恶劣的程度。”
 
    “或许张天圭在有些方面,做得的确不对。但是,他还是一个不错的人,不仅天资很高,而且为人光明磊落,对人也是极好。你们若是真的有矛盾,我倒是可以出面,帮你们调解。毕竟,你们是亲兄弟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笑了笑,道:“有些事情,我不想明说,你自己今后自然会明白。在王族,没有亲兄弟的说法。我和他之间的事,你就不用管了!”
 
    韩湫盯着张若尘的眼睛,像是想要看透张若尘的真实想法,心中暗道,“难道张天圭做了什么对不起张若尘的事,竟然让两人的矛盾上升到无法调和的程度。”
 
    其实,在韩湫的心中,张天圭还是一个不错的人,至少没有什么让她讨厌的地方,反而有很多值得她学习的地方。
 
    经过张若尘这么一说,韩湫却生出了几分疑惑,心中暗下决定,回到天魔武城之后,一定要派人彻底调查张天圭。
 
    要知道,她的父亲云台宗府的宗主,已经有意将她许配给张天圭。
 
    若是张天圭真的是一个对自己的亲弟弟都能算计谋害的小人,那她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嫁给张天圭。
 
    虽然她和张若尘相处的时间很短,可是她却觉得,张若尘绝对不会无故污蔑张天圭。
 
    韩湫有些不解的道:“既然,你对我有所防备,为何又将阴阳两仪剑阵传给我?”
 
    “我传给你的只是阴仪九剑罢了,没有阳仪九剑,你根本无法布置出阴阳两仪剑阵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顿了顿,又道:“再说,经过最近一段时间的相处,我觉得你还是一个值得信任的人。”
 
    “你早就应该信任我了!”韩湫的眉毛微微一挑,又补了一句:“若是我们之间多一些信任,也就不会被追杀得这么狼狈。”
 
    “继续练剑!争取早点将阴阳两仪剑阵磨合,我担心继续等下去,毒蛛商会和四方郡国会赶来更多的高手,到时候,对我们就会更加不利。”张若尘道。
 
    “嗯!”
 
    两人继续演练阴阳两仪剑阵,几乎每天都会花费十个时辰的时间磨合剑阵。
 
    随着相处的时间越来越长,两人对彼此的了解也在不断加深,越来越有默契。
 
    终于,在第六天的时候,剑阵演练成功。
 
    韩湫用衣袖,擦了擦额头的汗珠,盯着张若尘,欣喜的道:“终于成功了!凭借我们的阴阳两仪剑阵,别说是霍景城,就算两个霍景城也不一定是我们的对手。现在,我们就杀出去!”
 
    张若尘显得颇为镇定,道:“的确该出去了!”
 
    霍景城大笑了一声,道:“你们以为伤势痊愈,两人联手,就是老夫的对手?”
 
    “没错。”韩湫坚定的说道。
 
    张若尘道:“布阵!”
 
    “唰!”
 
    张若尘和韩湫同时冲出去,分别站在霍景城的两个方位,抬手持剑,指向站在中心的霍景城。
 
    在霍景城的真气控制之下,暴风漩涡形成一只巨大的兽影,身躯长达十多米,形成一个半透明的形态,张牙舞爪的向着张若尘冲过去。
 
    “唰唰!”
 
    张若尘和韩湫几乎同时动了起来,原本只有两个人影,刹那之后,变成十八个人影。
 
    在十八个人影的上方,形成一个明亮的剑气圆圈,就像是一个太极八卦印记,在不停的旋转。
 
    “哗!”
 
    张若尘一剑击出,以大开大合的招式,直接将风刃汇聚成的兽影,劈成两半。
 
    “什么?”
 
    霍景城大惊失色,那小子的力量,怎么突然变得如此强大?
 
    他正想出手继续攻击张若尘,突然,他的身后,响起一道锐利的剑声。
 
    “看剑!”
 
    韩湫的身姿窈窕,就像是御剑飞仙,施展出阴仪九剑中的一招“云中望月”,直刺霍景城的背心。
 
    “哧!”
 
    白玉古剑的剑身上,流动着一道道光系铭纹,冲出九尺长的剑芒,刺穿霍景城的衣袍,留下一道不浅不深的剑伤。
 
    霍景城感觉到背后传来的痛疼,立即向前冲飞出去,怒吼道:“我就不信,破不了你们的剑阵。”
 
    霍景城猛然转身,一掌打向韩湫。
 
    就在他的掌力要击在韩湫身上的时候,张若尘又从背后攻来。
 
    霍景城感觉到身后传来的烈焰气息,只能收掌,手臂一挥,打出一道风刃,向着身后劈了出去。
 
    就在霍景城以为已经逼退张若尘的时候,左上方的位置,一道剑影斩在他的头顶,将他的一缕头发给斩落。
 
    霍景城的脸色巨变,终于察觉到阴阳两仪剑阵的厉害。
 
    在他看来,根本不是在和两个人战斗,而是在和十八个人战斗。
 
    任何一个人影的剑招,随时都可能化为实招,打得他措手不及。
 
    韩湫发出银铃般的笑声,在剑阵中不断变换方位,道:“霍师叔,我们的剑阵,还可以!你要不指点我们一下?”
 
    “不就是一座剑阵,在绝对的实力面前,阵法只是小孩子才玩的把戏。”霍景城冷声的道。
 
    “既然如此,那我们可就不再和你玩了!”
 
    韩湫向张若尘盯了张若尘。
 
    张若尘向她点了点头。
 
    两人全力施展剑法,将阴阳两仪剑阵运转到了极致。
 
    “风中捕影!”
 
    “火中取栗!”
 
    阴阳两仪剑阵覆盖的范围,变得越来越小,最开始直径足有十丈,接着是九丈,八丈……
 
    随着剑阵的范围变小,剑法攻击变得越来越密集。
 
    到最后,剑阵的直径变得只有一丈。
 
    霍景城被困在剑阵之中,如同一只困兽,只能不断出手,抵挡攻击过来的剑招。虽然他的修为高深,可是身上的剑伤却越来越多。
 
    “噗!”
 
    张若尘横剑一斩,劈在霍景城的脖颈,终于破去霍景城的护体天罡,将霍景城的头颅斩了下来。
 
    “嘭!”
 
    头颅被斩下之后,霍景城的身体无法再控制风力,软绵绵的掉在地上。
 
    “终于结束了!”
 
    张若尘和韩湫离开没多久,一个头戴紫金冠的老者,骑着一只三足火鸦,飞进白雾古城,在地底宫殿的上方停下来。
 
    老者从三足火鸦的背上跳了下来,走到霍景城的尸体旁边,眼中露出一道精芒,自言自语的道:“居然能够杀死镇灵郡主和霍景城,这两个小辈真是不容小觑。”
 
    他的鼻子轻轻的嗅了嗅,道:“血腥味还很新鲜,应该才死去不到三个时辰。”
 
    老者在地上看了一眼,很快就找到张若尘和韩湫离开时留下的痕迹。
 
    他重新跳跃到三足火鸦的背上,驾驭着三足火鸦,向张若尘和韩湫离开的方向追了

当前网址:http://saphirea.com/a/zhichanglizhi/20180220/5.html

 
你可能喜欢的: